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梵狮子

姑妄言之,姑妄听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梵狮子:女,真名王佳,80后,四川省北川县人,现就读于陕西师范大学。 规规矩矩生活,按部就班求学。仰慕魏晋风骨,喜好谈玄说妙。 文史推理亦有涉猎,好读书,不求甚解,以此为乐。 尝作《秦岭神脉》,后入四川作协,又出《大宋朝的妙人们》,时舞文弄墨,每得意忘言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要为你们列传!  

2009-10-16 10:54:20|  分类: 杂货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仁王经》中说,一弹指间有六十刹那,一刹那间有九百个生灭,这样说来,在我们一眨眼的时间里,其实就包含了二十四个刹那。凡俗如你我,只要活着,我们的念头就会流转不息,将这些时间的片段一个个吞噬殆尽。

   

   大多数的小人物,幸福或者痛苦,就这样在时间的河里随流而下,然后再不为人所知。

 

所以说,并不是每个人终其一生,都会遇到一些特殊的事情,将他们的人性在某一个刹那放大,并且定格,比如说,两点二十八分的地震。

 

 

那时候我远在西安的学校,桌子剧烈抽动,随着人流匆忙而出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。然后手机打不通,固定电话打不通,短信发不出去——似乎全世界人在这一刻约好了,一起想念对方。

 

在焦急中等待消息,间或有朋友的短信,告知河北、山西、甘肃,都感到了不同程度的震动,这几个省份围成一条弧线,给我造成一种错觉,震中在弧线的圆心位置。但是十几分钟之后的消息令我内心一紧。

 

那一刻,我感觉是谁匆匆而过,向我内心射了一箭,钻心的疼痛,令我几乎要弯下腰来抱着肚子,震中在汶川,靠近北川,靠近我的家乡安县!四川,真是我的四川!因为手机根本拨不出去,我几乎是飞奔着跑向话吧,开始一遍又一遍拨打父母的电话……

 

 

那一刻,母亲在外面椅子上晒太阳听广播,事后她心有余悸地告诉我,她站在高处,眼睁睁看着地面潮水一样波动震荡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地表挣脱出来,那些民房浑身筛糠,哆哆嗦嗦掉下浑身的砖瓦椽子,有的噗通倒下,间或有人的叫声传来。

 

当母亲看见自家房子像一个萎顿的老人,摔倒在地的时候,哭出了声来。但她又能怎么样呢,她给我反复说的就是“惨,真是惨!”。活下来就是幸运,她无法想象,如果父亲两点出门时,没有把自己吵醒,没有在对父亲干扰她美梦的抱怨声中起床,后果会怎样。

 

因为这个缘故,过几天我要母亲去领救灾物资,她淡淡地说算了吧,我们虽然住的也是自己搭的简易棚,但有吃有喝,还有那么多人,比我们都难受,东西先给他们用吧。

 

 

与此同时,我的同学婷婷,在绵阳市的幼儿园里工作,二十六个孩子都在午睡,顷刻间大地发了疯一般,剧烈震颤起来!她第一个念头以为是风,两秒后,就立刻意识到不对,天花板噼里啪啦往下落碎块,幼儿园孩子们喜欢的装饰物,也不甘示弱地往下掉,婷婷急忙用枕头和被子盖住孩子,用自己的身体遮住危险处的孩子。

 

孩子们当时乱成一片,哭闹、惨叫和房屋的呻吟声交织着,婷婷的头脑也是一片空白……,在惊恐中咬牙捱过一生中最黑暗的片段,人的渺小,在自然面前的无能为力,对自己生命丧失了操控的空虚,至今令她刻骨铭心。

 

震动终于停息!

 

婷婷大声呼喊,叫娃娃们赶快顺序出去,没穿衣服,没穿鞋子,使劲往外跑。她最后离开教室,在楼梯上遇到一个受伤的小家伙,头、脸身子和腿上一路血迹,疼痛和恐惧的双重压迫,令他除了闭眼嚎啕大哭,没有别的选择。婷婷路过他身边,一把将孩子抄起来,疯了一般往门外冲去。

 

那小男孩有三十多斤,婷婷抱起他,脚步就变得踉踉跄跄,因为她也很年轻,瘦瘦小小,只有八十多斤,一个女孩子遇到这种情形,难免腿软,不过她清楚自己是老师,是孩子们的主心骨,绝对不能倒下。拎着感觉有几百斤的孩子,不顾一切往外迈步。

 

好容易冲到空旷地带,清点人数,小家伙们都还在,有一个轻伤,其他的都是好好的,婷婷的眼泪瞬时失控,这才感觉到后怕。

 

四川位于断裂带,所以历来多震,自小我们就习惯了小规模的摇摇晃晃, 2000年左右有一场小震,那时候婷婷是我的初中同学,我们坐一排。当地表刚开始摇晃,窗户噼里啪啦作响,她的反应是全班最快的,非常惊恐而夸张地尖叫一声:“地震了!”然后埋头钻到课桌底下,事后成为众人的笑柄。

 

在那个黑色的下午,她却好像换了一个人,这让人想起,母鸡带着小鸡做游戏,当天空出现老鹰,母鸡会毫不犹豫张开双翅护雏。

 

是因为年龄增长带来的成熟?

 

还是因为角色的对换?

 

 

这两天聊天的时候,我问起婷婷当时的感受,她说没什么感受,头脑一片空白,就是一种本能的驱使,觉得自己非得去保护他们不可。她的原话是:“真的,我真的做了,用身体去压住他们,盖住惊慌的小生命,现在想起来那一刻觉得自己好勇敢。真的,没想过自己怎么办,终于相信电视里报道的不再虚伪。”

 

她这一篇博客题目就是“当我手里还有二十六个小生命!”

 

她的用语和理由不算堂皇,但足够真实,足够具体。

 

 

再看看北川幸存孩子的记录吧。有个戴眼镜的男孩,被砸伤了腿走不动,一个女孩过去扶着他,他对女孩说:“你快逃,不要管我,我没事的!”他双手去推那个女孩,推了很久那个女孩才走了。

 

初中一年级那会正在上课,门是关着的,历史老师急忙拉开门,让学生先走,学生跑出去一半时,门框塌了,把老师压成了重伤,她依然蹲下用双手使劲去刨压在砖块下的学生。初中三年级语文老师,为了让学生顺利逃出去,毅然扛起门框,可惜没等孩子们全部逃出去,五层楼房轰然倒塌……

 

这些都是普通人,芸芸众生中毫不起眼的一群,朝九晚五,在街头闹市行色匆匆,也为了鸡毛蒜皮、人际关系烦恼叹息。可就在那一刹那,他们迸发出了全人类共性的一面,毫不犹豫去保护弱者,保护那些甚至素昧平生的众生。

 

那一刻,我们都是亲人!

 

那一刻,我们为人类而活!

 

 

这一年从雪灾到地震,有太多的伤痛,但令人欣慰的是,我们却看到了更多的感动。一个四岁的小男孩认真地告诉我:“阿姨,我长大后当解放军,也去救人!”面对近乎肆虐的自然灾害,好像不做点什么,都很难心安。

 

最后,我想提一下自己八十多岁的姑父,退休这么多年,他一直在北川的一个小山上做庙祝,平日里就守着香火凋零的庙子。我去过那里,背靠山,面朝河,没人会想到美景背后会是血淋淋的惨状。地震时他在河边洗衣服,小庙顷刻消失,另一个庙祝来不及逃出,罹难。

 

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,在守候那座成为废墟的小庙,直到解放军到来,请求他们援助那位罹难庙祝之后,立刻作出决定,回家寻找亲人,硬是用双脚从北川麻柳湾走回安县安昌,再坐公共汽车回到安县桑枣,和自己的亲人呆在一起。

 

 

这就是我认识的,和我听说过的的那些人,在瞬间的表现,或许没什么惊奇,没有你所期待的惊心动魄荡气回肠,但我想总可以说明一些事情,让人在心里稍稍回味片刻,温暖片刻。

 

我一贯反对用道德杀人,但是听到那些被所谓自由民主“异化”的精英人士的话,说“即便是我母亲在里面,我也不会去救,何必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?”确实觉得二十三岁的自己,已经落后于“精英的时代”了。

 

婷婷在另一篇博客中说,你们逃跑时,都是一个人吧?现在我可以回答说不是,我们不是一个人,因为还有人需要帮助,因为我们心里还装着其他的人!

 

平凡的普通人,需要有人来为你们列传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