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梵狮子

姑妄言之,姑妄听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梵狮子:女,真名王佳,80后,四川省北川县人,现就读于陕西师范大学。 规规矩矩生活,按部就班求学。仰慕魏晋风骨,喜好谈玄说妙。 文史推理亦有涉猎,好读书,不求甚解,以此为乐。 尝作《秦岭神脉》,后入四川作协,又出《大宋朝的妙人们》,时舞文弄墨,每得意忘言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第一章 从一位神仙说开去 3  

2009-10-16 11:15:17|  分类: 大宋朝的妙人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显德六年(公元959年)六月,五代一来最英明的皇帝之一,三十九岁的周世宗,终于安心离开了,带着他“十年开拓天下,十年养百姓,十年致太平”的宏伟蓝图,从历史的天空黯然滑落。

 

他这个“三十计划”,其实也是有来历的。世宗手下有个大臣叫王朴,精通天文星象与算命,世宗曾经问过他:“我还有多少年的岁月?”王朴面色凝重回答说:“陛下用心,以苍生为念,天高听卑,自当蒙福。以我浅薄的才学来推断,三十年后的事情不好说啊!”

 

世宗以为自己还有三十年的时间,所以才豪情顿起,说:“若如卿言,寡人当以十年开拓天下,十年养百姓,十年致太平足矣。”但实际情况是,世宗从即位到晏驾,在位五年余六个月,五六乃三十之数,王朴所谓三十,乃是委婉的说法。

 

王朴是先于周世宗去世的,赵匡胤对这个人始终也敬畏三分。直到他称帝之后,有一次路过功臣阁,忽然风吹门开,里面王朴的画像迎风摇摆,宛如活人迎面走来。赵匡胤悚然变色,急忙整理衣冠肃然鞠躬,并告诉左右侍从:“倘此人在,朕不得着此袍!”

 

世宗驾崩后,七岁的周恭帝柴宗训即位,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新皇帝上任,对将相大臣们加官晋爵例行赏赐,大家也都安分守己,老老实实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赵匡胤领归德节度使,仍然兼任着都点检。

 

在这个短暂的权力真空时刻,赵匡胤仔细分析局势,结论显示,不能再等了,那些令他敬畏的人,不管上天堂还是下地狱,都管不着人间了,他必须有所作为,才对得起上天的屡屡暗示。

 

但是他能怎么样呢?周世宗说的很明白,军事统归侍卫司复都指挥使韩通负责,自己所兼任的都点检形同虚设。

 

《易经》上说过“潜龙勿用”,在你的力量还不足以“龙飞九天”之时,最好安分守己。走吧,先到自己的工作单位归德府(河南商丘)去报道。

 

当然按照惯例,家人都留在京城里,你可以把这理解成福利,也可以看成是人质。

 

人虽然走了,但是势力不减,地下活动在悄悄进行着……

 

这也要怪周世宗自己,选择韩通是看中了他的忠诚老实,但是韩通性格上有缺陷,作为后周实际的军事掌舵者,韩通并不精通吏道,“精明敏锐”的基本素质他并不具备,周世宗看走了眼,选错了人,付出的代价是极其惨重的。

 

没过多久,禁军两大部之一的殿前司里,慕容延钊被任命为殿前副都点检,王审琦担任殿前都虞候,殿前都指挥使换成了石守信……;另一方面在侍卫司,袁彦出为保义军节度,好消息是升官了,坏消息是,被赶出了禁军,据说他和赵点检关系不妙。

 

这些潜移默化的东西,引起了一部分人的警觉,包括后周军事第一人韩通的儿子,韩微,他是个悲剧角色。

 

韩微智谋过人,只不过小时候得病,落下了驼背的残疾,被人送了个不雅的外号“橐驼儿”。他早就发现了赵氏集团的行为,力劝父亲出手制止,不料韩通这个莽夫(外号很形象,“韩瞠眼”)大大咧咧摇头说NO,他认为赵匡胤还没有那么大的能量。

 

韩通有自己的道理,我是军事一把手,而赵匡胤现在,在禁军中并无实际权力,人在外地当节度使,一家老小都还押在京城,他有胆量起兵么?

 

另一个人,殿中侍御史郑起,也曾上书首相范质,指出赵匡胤一伙正在进行阴谋活动,范质的反应和韩通一样,认为天下太平,大家最担心的坏孩子李重进,都老老实实去扬州当节度使了,一个根基不深的赵匡胤,能翻起多大浪花。

 

另据有心人考证,当时因为对于一个叫王著的读书人不满,赵匡胤和范质曾合谋,扣下了世宗任命王著为宰相的遗诏,这件事的默契无形中增进了二人的感情。再加上赵点检豪爽仗义,颇能笼络人心,范质不会怀疑他,甚至会帮助他,前面说到的人事变动,难保范质没有出力。

 

公元960年元旦,后周君臣正聚在京城庆祝新年,大典进行一半之时,忽然接到北方边疆的镇州、定州飞驰急报,契丹人联合北汉突然袭击,要朝廷立刻派兵增援。

 

大家喜气洋洋的脸立马凝固,心脏剧烈跳动,大臣们忍不住七嘴八舌开始讨论应对之策……

 

这一天的到来是早晚的宿命,五代军事部署的弊端就体现在这里,“实中虚外”的结构,导致中央的军事力量最为强大,各个藩镇都无力抗衡,换言之,禁军乃是“心腹之患”,而各地藩镇则为“肢体之患”。

 

这固然保证了京城安全,但缺点是,大型的战役都需要禁军出马增援,极易引起动荡。

 

这群人中间,有一个人的心脏跳动尤为剧烈,不过他不是慌张,而是激动,他长出一口气:“等了好久,终于等到今天……”

 

他就是“凑巧”在京城的赵点检。朝臣们讨论的结果是:韩通不能走,京城的安全要保证;李重进在扬州,距离太远,时间上来不及;所以慌作一团的文臣们达成共识,赵匡胤,人民信任你,把禁军的大权交给你!

 

赵匡胤估计乐得腿都软了,一切按照计划在完美进行着。

 

他要造反,必须解决以下三个问题。第一是拿到军权,而且必须是英勇善战的禁军;第二,要把那些拥护后周的人压制住;第三就是找到合适的人来拥戴自己,总不能自己厚颜无耻跳出来说,同志们我要当皇上,你们拥护我吧。

 

现在借着北方军情,把韩通的军权拿到手了,走出京城之后,“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”,也不怕那些忠于后周的人了,可谓一箭双雕。

 至于第三个问题,自然有人帮他解决,否则自己这么多年辛苦结交培植的党羽,岂不成了废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