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梵狮子

姑妄言之,姑妄听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梵狮子:女,真名王佳,80后,四川省北川县人,现就读于陕西师范大学。 规规矩矩生活,按部就班求学。仰慕魏晋风骨,喜好谈玄说妙。 文史推理亦有涉猎,好读书,不求甚解,以此为乐。 尝作《秦岭神脉》,后入四川作协,又出《大宋朝的妙人们》,时舞文弄墨,每得意忘言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第二章 免死铁券失效了1  

2009-10-16 11:21:55|  分类: 大宋朝的妙人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就像《百年孤独》开首第一句:很多年后……

 

老宰相赵普回想起这一幕,肯定会发出会心的微笑,这是自己一生最为成功的作品。但是有一个小小的细节,他始终觉得遗憾,如鲠在喉,那天他应该这样……

 

进入太祖营帐之前,他应该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宣布,为了拥立太尉作皇帝,为了不像周太祖裂旗为衣那样尴尬寒酸,我们连夜让村口的王裁缝赶制了一件黄袍,尺寸合适,价钱公道……

 

这样的话,就再也不会有人怀疑这件事是早有预谋的。一招不慎,露出了破绽,遗憾终生啊。

 

赵匡胤自己并非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,但是赵书记拥戴之功劳实在巨大,这些细节也就抹平拉倒,但有些人就令太祖耿耿于怀,比如说翰林承旨陶谷。

 

却说回到京城,石守信得到消息,打开城门迎接新帝,随后安排少帝“禅让”,执杖明火抢了人家的位子,还要人陪着表演“禅让礼”,礼教的虚伪在此可见一斑。

 

禅让是个非常严肃庄重的场合,有成套的礼数,但大家都太兴奋了,忘记了一个说重要重要就重要,说不重要就一文不值的玩意——禅让诏书!总不能让幼帝对太祖进行口头禅让吧?

 

就在众人面面相觑,总设计师赵普暗自懊悔自己失误时,陶谷洋洋得意从袖子里抽出诏书,显示了自己的远见卓识和高瞻远瞩。

 

我们不止一次强调过,太祖是个实在人,他很讨厌这种自作聪明的做派,陶谷此举虽说为太祖解了围,但据记载“太祖由是薄其为人”,一是为他不忠后周,向新主争宠;二来肯定怪他泄露了此事早有安排。

 

陶谷文章号称宋初第一,却一直是翰林学士承旨,这个职位的待遇一般,所以他想辞去,但太祖不允许,跟他说:“此职有何难做,依样画葫芦而矣,且做,且做!” 既不许罢官,也不进用。

 

陶谷一生的尴尬,都是被小聪明害的。所以无奈题诗曰:官职有来须有做,才能用处不忧无。堪笑翰林陶学士,一生依样画葫芦。太祖看后更不高兴。

 

再回头说进城之前,赵匡胤派潘美通知城里的几位老同志,高层人事变动,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

此时早朝尚未退下,范质得到消息惊惧交加,抓住王溥胳膊急切道,仓促出兵,导致兵变,这是我等的罪过。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,范质“爪入溥手几出血” 。

 

韩通一看这几个知识分子,或惊慌失措,或面无表情,根本没有要反抗的意思,一言不发冲出宫门,去集合自己的部下。

 

所谓危难识英雄,周世宗确实看准了韩通这个人的本性,可谓知人,但他不该将军权交给韩通,不可谓善用。

 

韩通到侍卫司集合少数亲兵,集合起来能干什么?现在局势并不明朗,赵匡胤尚未出面,那就干脆去攻打他的办公室,殿前都检点公署。

 

不料石守信料到会有此招,早就埋伏在左掖门,韩通他们一露面,铺天盖地的箭雨刷刷飞来,人少势微,加上情势突变,韩通手下的几个兄弟们顷刻四散逃窜。

 

《挥麈后录》记载,韩通在指挥攻打都检点公署同时,听说赵匡胤临出发前,曾给家人嘱咐,让他们到佛寺躲避,于是派了一彪人马,企图活捉杜老太太。

 

想不到这寺内主僧守能,虽是方外之人,政治立场却无比坚定,誓死保卫皇帝他娘的安全,组织弟子积极反抗,挫败了韩通手下,故太祖得天下之后,对该僧无比照顾。

 

到守能八十岁死的时候,神秘地告诉弟子,我乃是泽州明马儿!明马儿何人?五代巨寇,社会不稳定因素,恐怖分子之流!这件事被记载下来,大约也是太祖“天命有归,人心所向”的证据了。

 

如果此事属实,那么杜太后肯定就是这一刻,才得到儿子造反的消息的,这个女人在历史上露面本不多。留下的话语更是稀罕,但其彪悍程度令笔者(盖同为女子)无比汗颜。

 

听闻儿子黄袍加身,杜太后点头笑道,我儿素有大志,今日来看,果然如此!其自豪之情溢于言表,尽管当时尚未尘埃落定,外面还是乱哄哄一片。

 

杜老太的得意,就更加衬托了韩通的倒霉。

 

他被石守信的伏兵打回原形,又搞不定杜老太,只好孤身跑回家里,大概是要通知家人逃命,正巧遇上了命中注定的克星——王彦升!我们很难猜测,为何赵匡胤要派王彦升来完成这个特殊的任务,难道就是看中了此人的嗜血残忍,好将韩通一党一网打尽?

 

史书记载王彦升:性残忍多力,善击剑,号“王剑儿”。他看到刚刚跑回家,还没来得及关门的韩通,双眼迅速变得血红,疯狗一样扑上去,遇到活物通通砍杀。顷刻之间韩府血流成河,韩通夫妇和三个成年的儿子被活活砍死。

 

用今天的观点来看,这个王彦升似乎心理有点扭曲变态,其嚣张跋扈远超一般正常人。同样是他,建国后作京城巡检,晚上巡逻竟然巡到了宰相王溥家里(难道是因为王溥第一个归顺赵匡胤,让人感觉好欺负?)。

 

王溥当然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瘟神,急忙起身迎接。王彦升大大咧咧说,没事,巡逻累了,搞点小酒喝喝。

 

王溥知道这厮的来意,磨蹭许久,方才不情愿地拿出白金千两,打发了他。心里却觉得十分委屈,这什么世道,都抢劫到宰相家来了,次日给太祖密奏一道,赵匡胤一看确实有点离谱,就打发王彦升到唐州作刺史去了。

 

王彦升后来又到原州作防御使,每有西人(西夏人)触犯了汉法,也不施加刑法,反而大摆筵席,召集部属前来饮酒。席间把那个犯法的倒霉蛋叫上来,一手端酒杯,一手撕下此人耳朵,塞进嘴里咔嚓咔嚓下酒!如此吃了几次,治安状况明显好转。

 

因为夺杀韩通,使得本来温文尔雅的禅让,出现了血丝,令太祖很不开心,所以下令对他“终身不授节铖”。

 

解决了韩通唯一的反抗,赵匡胤身披黄袍,策马涌入京城,真正属于他的时代拉开序幕!

 

在将士簇拥之下,赵匡胤登上明德门,命令众军解甲归营,自己则很低调地返回都点检公署,似乎从来没有黄袍加身这回事一样。

 

赵普等人却没有闲着,一会工夫,范质等旧臣一个个前来觐见,这是好听的说法,事实上,他们背后跟着的是一大群心潮澎湃的军士。

 

赵匡胤此时已经休息了一会,情绪也酝酿的差不多了。见到昨天的同事,今天的降臣,忽然之间泪如雨下,痛心疾首说,老板待我不薄,我今天被这些该死的大兵胁迫,真是惭愧,对不起苍天对不起大地……

 

此时范质等人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境地,老赵说自己没办法纯属扯淡,我们才真的是没办法啊。马上就投降似乎不妥,再坚持坚持,脑袋恐怕就要搬家。范质几人正表情木然胡思乱想时,背后哗啦一声,罗彦环拔出宝剑捍卫他们的胜利果实,喝道:“我辈无主,今日须得天子!”

 

这才是秀才遇上兵,王溥打破沉默,第一个上前朝拜,施以臣子之礼,其次是范质,再后来……

 

赵匡胤现在不哭了,抓紧时间去崇元殿,接受八岁小皇帝的禅让,禅让之后,一切就都顺利成章,大家也都不再尴尬,心里舒坦了。

 

一个崭新的朝代——宋朝,就此登上历史舞台,这个名字来源于赵匡胤的最后一个职务,归德军宋州节度使。

 

这一切得来似乎过于容易,赵匡胤这年34岁,距离他离家外出讨生活,不过十余年的光景,从流浪汉到开国皇帝,他浓墨重彩地写下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传奇。

 

心理学上说,人的性格是逐渐自我养成的,早年的经历直接影响着后来的行事风格,赵匡胤虽然不是一般人,但也不能例外。

 

入主皇宫之后,他肯定细细总结过自己成功的原因,这个问题他老娘杜老太也问过,赵匡胤回答得很是敷衍,说都是因为祖宗积德,我才能有今天。很显然,这是哄老太太开心的说法。

 

不料杜太后没那么好糊弄,一针见血指出,你得天下,都是因为别人的江山在孤儿寡母手里,所以你才捡了便宜。所以“国赖长君”,你以后要把位子传给弟弟光义,然后再传给你儿子,才能永葆平安。

 

姑且不论老太太有没有说过此话,也不论对不对,自己得天下的原因,赵匡胤应该是比任何人都清楚,那里头的奥妙,只不过是两个字而已。

 

就因为这两个字,赵匡胤后来大刀阔斧实施改革,不厌其烦制定了种种策略,才造成了宋代独特的治国风格,以及后世子孙的耻辱与遗憾。

 到底是哪两个字?兵权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