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梵狮子

姑妄言之,姑妄听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梵狮子:女,真名王佳,80后,四川省北川县人,现就读于陕西师范大学。 规规矩矩生活,按部就班求学。仰慕魏晋风骨,喜好谈玄说妙。 文史推理亦有涉猎,好读书,不求甚解,以此为乐。 尝作《秦岭神脉》,后入四川作协,又出《大宋朝的妙人们》,时舞文弄墨,每得意忘言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第二章 免死铁券失效了3  

2009-10-16 11:24:53|  分类: 大宋朝的妙人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李筠觉得这个提议不错,内心暗自点头,事实上他后来也是这样做的。

 

然后,他又把这封信上交给了赵匡胤!这下把赵匡胤搞糊涂了,这是赤裸裸的挑衅,还是忠心耿耿的证明?李筠这是设了个迷魂阵啊。

 

其实误会了,李筠本人没那么聪明,首鼠两端、犹豫不决是他人格最鲜明的特征。

 

接收赵匡胤的诏书,却又公然缅怀先帝;紧锣密鼓准备起兵,同时又派自己儿子深入虎穴涉险;勾结刘钧造反,却又献上密书向赵匡胤示好;一直到后来,一边以臣子之礼参拜合作者刘钧,一边又口口声声说:“忠于周室,不敢臣宋”云云。

 

一个拥有这样性格的人,他要是能成功,狗都会笑昏过去的。

 

李守节忐忑不安站到赵匡胤面前时,他看到的,是一个笑眯眯的黑胖子。胖子问他说,太子,你来干什么?李守节立刻双腿发软,跪地以头作捣蒜状,说您何出此言,一定是有奸人陷害我父亲。

 

赵匡胤微微点头表示知道,我也知道你好多次劝谏,但是你爹那厮不听(老贼不汝听耳!),他派你来,就是想让我杀掉你,我杀你干什么?回去跟他说,我不当天子的时候,他怎么干都成,现在我当了天子,难道他就不能让着我点,给点面子好不好?

 

赵匡胤果然仁厚,就凭这句话判断,此人绝对不坏。

 

但李筠不是三岁孩子,说好话没用,现在,就算赵匡胤抱着他流泪哀求不要造反,也停不住了,他在自己神奇的思想境界里扬帆远航,看到美丽的,天国……

 

我乃周朝宿将,和世宗当年也是称兄道弟的关系,禁军里面也都是熟人,大家一听说是我神奇的李筠,那肯定是喜不自胜,纷纷前来归降。

 

况且我还有两样杀手锏武器——爱将儋珪,一条长枪使得出神入化,宝马拨汗,日行七百快如闪电。

 

你们这些知识分子闭嘴吧,别出那么馊主意,我来了!

 

等等 !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现在好像粮草不是那么充足,怎么办,偷还是抢?老流氓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,又提出一个创造性的金点子。

 

他找到城里数一数二的高僧,此人信徒甚多,很有号召力。李筠跟僧人商量说,现在我部队的给养有些跟不上,我给你跑个腿(吾为师作维那(维那:寺院掌管杂事的职僧)),化缘上钱、粮各三十万,先存在我的库里,事后二一添作五,平分如何?

 

该僧也是财迷,满口应承下来,有钱大家赚,合作出效益。

 

于是,和尚坐在高高的柴堆上宣称,不久之后就要自焚了,时日无多,要结缘要种福田的抓紧时间,过期不候。这下引来众人纷纷围观,李筠则在地下悄悄挖了一条通道,告诉和尚,到时候你悄悄跳下来,从地道钻出来就好了。

 

接下来,李筠带头 和他太太前去参拜,将所有的家财都布施出去给圣僧。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很快人群疯狂捐钱捐物,几天之内就捐了六十万,超额完成任务。

 

李筠一看东西到手,立刻很不厚道地堵上地道,真的把和尚给焚了!

 

看看,李筠再一次展示了他神奇的“反复无常”神功,效果出奇地好。这个人能够位居万人之上,应该说还是有自己独到之处,首先是个孝子,对母亲十分孝顺,每当暴怒将要杀人,他母亲就在屏风后面呼喊:“听说你要杀人了,不能免除么?为我们积点福吧。”这时李筠就立刻冷静,放了将要杀死之人。

 

其次他跟随后周两任皇帝南征北战,战斗经验比较丰富,不过吃亏就在于过分膨胀的自信,以及这个不久之后带来灭顶之灾的神功。

 

粮草备足之后,李筠正式开始了他的造反之旅,思前想后,他还是觉得有一点势单力薄,需要找个靠山。

 

这个靠山就锁定住第二个“儿皇帝”,曾经向他摇动橄榄枝的北汉刘钧,为了表达诚意,他派人将赵匡胤的监军,亳州防御使周光逊、闲厩使李廷玉绑了,送给刘钧作礼物,意思是说,我态度十分坚决,一条道要走到黑了!

 

紧接着,派人干掉了泽州刺史张福,占泽州作为据点。

 

刘钧那边接到礼物立刻行动,亲自率兵赶到太平驿和李筠会和,李筠望穿秋水迎来了他的新主子,隆重地施以臣子之礼。

 

不过,当他抬头仰望,才发现这次会面是令人极度沮丧的,这才多久啊,北汉现在简直是王小二过年——一年不如一年,兵士人少不说,而且面有菜色无精打采的。

 

李筠很郁闷,聪明的自己还是忽略了一点,契丹既然认了北汉这个干儿子,不狠劲剥夺,难道还当独生子娇生惯养?这些年来,北汉已经被干爹蚕食得差不多了,几乎成了空壳子。

 

如果早知道如此,我还造这个反干什么?李筠开始觉得,世界不是自己最初理解的那样了。不料虎死不倒威,刘钧这个瘪三,仗着契丹洋爹撑腰,开始摊派,李筠你是我的臣子,那契丹也是你爹,以后要服服帖帖,跟我一起……

 李筠的神功又开始发作,说自己生是周室的人,死是周室的——死人!不愿归顺契丹,搞得刘钧有点不舒服,不过还是封他为西平王,赐马三百匹。这个赏赐不是白给的,还派了个监军,来监视李筠是不是老老实实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